追蹤
Be a good scientist
關於部落格
♥ 推薦大感謝!留言前請先觀看簡介

♥ 神は乗り越えられる者にしか試練を与えない

♥ 時光匆匆,接下來直接跳過人妻變人母
  • 117586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BL】說好的幸福呢-1

或許羅密歐與茱麗葉式的愛情並不適合他,也或許那不過是自以為是罷了。 但他們之間曾經這樣美好,所以反而無法接受遺留給他現實。 「愛如果走得夠遠,應該也會跟幸福相見。」 他想,那是不是他們走得不夠遠,所以才連幸福這兩個字都沒摸到。 「在最開始的那一秒,有些事早已經注定要到老。」 如果說,真的有天注定這種事,或許就是在說他們。 他們倆關係的開始其實很普通,嚴格來說,就像上廁所要帶衛生紙、吃飯要用筷子湯匙而不是用手一樣單純。 親愛的,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相見是什麼時候嗎? 大學生涯裡,對他而言的確是由你玩四年。 但也正因為這樣,所以他們相遇了。在百人大的教室裡。 你知道嗎?站在台上的你,竟是如此意氣風發。 所有人都著迷似的緊盯著你…喔好吧,除了他。 後來熟了之後問你,為何當初要這麼大手筆的處罰一個三修的可憐人時, 你卻只露出“求主原諒這個無知人”的嫌惡表情,冷冷地回了一句: 『…因為你是唯一一個沒有看我的人。』 他忍不住抽動著嘴角想,那你還真看得起你自己。 好歹他也重修了第三次這門課,不看僧面看佛面的份上,也不必因為學生課堂睡覺就以學期成績門檻八十分及格來懲罰對方。 天曉得他有多痛恨微生物學概論這門課。 大概就跟痛恨這堂課的授課老師一樣多吧。 「海的思念綿延不絕,終於和天在地平線交會。」 如果說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的話, 那麼他的思念大概就有細菌繁殖的速度那樣深遠, 跟胺基酸間的胜肽鍵結一樣不易水解斷裂吧? 『沒想到號稱T大創校以來最年輕的教授講師,卻是這樣幼稚。』 反正都被懲罰八十分pass門檻,這樣跟被當完全沒有兩樣,那他根本就不必在意老師是哪根蔥,而且還是優秀到掉渣的蔥。 喔你想的沒錯,他的確是當場就把這句話脫口說出。 都要被當了,自然就不會擔心說了之後那根蔥會有什麼反應。 好吧,他承認看到台上的蔥、喔不對,是老師,在台上臉青了一半,頓時有種報了一箭之仇的爽快感。 不過爽快之餘,八成沒想到差點被二一的他,這兩學分是多麼的重要。 雖然這根七星蔥即便青著臉,也仍舊冷靜的看著他。 對方挑了挑細長的眉,『你該不會以為,我設這門檻是為了要當掉你吧?』 嗯?難道不是嗎?他不情願地想。 只見老師慢慢走到他面前,一副“諒你這笨蛋也無法理解我的用心”的表情作了以下聲明: 『在幼稚老師的手下沒有被當的學生,我會讓你知道這點。』 『每個星期五下午五點鐘,請準時到我辦公室報到。』 然後露出勝利的笑容。 …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課後輔導嗎?他打了個冷顫。 ---------------------------------- 「開心與不開心一一細數著,妳再不捨。 那些愛過的感覺都太深刻 我都還記得。」 太過深刻的記憶,相對反而不太真實。 那場夢一般的相遇,結束時反而真實。 儘管身旁的女同學們發出的羨慕聲之大,幾乎快戳破他的耳膜,而台上的年輕老師,帥氣的臉龐則帶著若有似無的得意之色。 …這絕對是陰謀。他幾乎可以肯定地下結論。 那麼,我是絕對不會輸給你的。 太過刻骨而銘心的記憶,相對反而失去現實感。 我們之間宛如夢一場般的相遇,結束時反而顯得真實。 之後只要一到星期五,他便會丟下手邊所有未完的事,火速趕到位在T大深處的教師辦公大樓。 室友曾困惑地問,『這不像你耶聿嘉,既然林老師存心想要當你,你又何必這麼聽話每個禮拜五去報到?』 他也只是無奈的苦笑,沒有說什麼。 聽話?以他的性格怎麼可能! 重點是他壓根沒想到那根姓林的七星蔥竟然把這無理的約定給當真!! 頭一次,他在學校圖書館借書時被逮到,然後直接被對方(教授)的身分逼迫到教師辦公室接受心狠手辣、殘忍至極的嚴苛課業輔導。 第二次,當他前腳才剛踏進學校旁的便利商店,連飲料都還沒摸到就被教授的親衛隊給壓回辦公室,繼續延續上週慘無人道的輔導課。 第三次,他… 算了,完全不想數下去。 要是能逃走他貝聿嘉早逃了,何必像個傻蛋一樣準時坐在辦公室裡受辱,尤其是被這樣一個討厭的傢伙精神攻擊。 識時務者為俊傑,所以他只好每週五乖乖走到放學後便人煙稀少的教職員辦公室。 所以這次微免的期中考成績排全班第二名,僅輸給班上某位高材生三分而已。 打死他也絕對不會說出,這是托七星蔥魔鬼訓練的福。 『…差強人意。』在揭曉他的成績後,七星蔥林晨學只冷冷的吐出這四個字。 這反應頓時讓他非常火大。 『你眼睛有問題嗎?!九十分哪裡差強人意了!!』用力拍著桌子,他怒氣沖沖地大吼。 面對學生莫名火爆的彆扭態度,對方僅輕哼一聲,『沒有滿分不是差強人意難道該舉杯慶賀?』 貝聿嘉忍住想掀掉桌子的欲望,狠狠瞪著眼前這名分上的老師、實地裡的仇敵。 任誰都曉得他的在校成績沒被二一就該偷笑,卻能在第三修的必修課中拿到高分,這不是奇蹟莫非是狗屎? …不過這話一說出口,不就是間接稱讚對方教導有方嗎。他按捺住怒火恨恨地想。 ---------------------------------------- 隨著每週一次地獄般的課後輔導,他的各科成績突飛猛進,著實讓班上所有同學跌破眼鏡,以為他是被好兄弟附身所以才忽然轉性認真讀書。 咦?怎麼會是『各科』呢? “憑這副樣子說你是我教出來的學生,”林晨學盯著從對方手中激將而來的成績單,儘管表情依舊,但口氣中恨鐵不成鋼的意味濃厚,“…真讓我覺得丟臉。” “覺得丟臉可以不要看啊!!”馬上伸手搶回期中成績單,貝聿嘉羞憤地大吼,“只能考這種成績還真是抱歉哪!!” 感覺到學生憤怒中所夾雜的微妙失落,男人並沒有馬上回話,只若有所思的用手指輕輕敲著木製的辦公桌。 短暫的沉默瀰漫在他們之間,沒有人開口。 “好吧,就當作是售後服務。”像是經過慎重考慮之後才下的決定,男人頓時說出讓對方無法理解的話。 他緊盯著今次生化小考的考卷,幾乎快要把白紙給看穿。 坐旁邊的同學看到男孩這個反應,安慰似地拍拍他的肩,「唉呀,就算卷子被你看到破掉,成績也不會比較高啊…」 如果真是如此還會比較高興。他想。 …不過考卷右上角的紅字真是出乎意料吶…倘若那傢伙看到這個出現在高材生身上正常,出現在自己身上卻很怪異的數字,搞不好又要說出什麼來。 肯定又是『馬馬虎虎』、『意料之中』之類諷刺的話吧。 天知道以他這樣腦子放在娘胎忘記帶出來的人種,還能夠不被二一就該感謝主了,那顆七星蔥又是為何如此刁難,完全就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算了,與其期待對方有什麼讚許的行為不如乖乖唸書比較實在。左手支著下巴,男孩完全沒有自覺已經逐漸被蔥老師所制約住的思想。 這傢伙又再說什麼鬼…貝聿嘉生氣之餘,對男人所言根本一頭霧水。 “我跟你又沒有金錢交易,哪來的售後服務?!” 林晨學攤了攤手,微微瞇起讓女學生們瘋狂的褐色眼睛冷冷地道:“要解釋到你懂恐怕很難。” “總之,在本教授的調教之下,絕不容許有誰在我眼皮底下考出這種毫無格調的成績。”那雙深褐色的漂亮眼睛充滿不容拒絕的氣勢,就這樣直直望著對方。 “別太自以為是了!”男孩氣急敗壞用力拍桌,“只要把你教的科目考到八十分就算是履行我們之間的承諾,就算我的成績沒格調也不關你的事!” 看到眼前因為一時興起作弄的對象氣得臉紅脖子粗,墨黑色眼珠此時卻濕潤的彷若清晨花朵的露水,只要輕輕伸手碰觸一下,剔透的晶瑩就會就此滾落。 男人微微動了動手指,壓抑住這股莫名的衝動。 “你還蠻敢說的嘛,我自願擔任特別家教還被嫌棄的,可能只有你一個吧?” 帶著深不可測的笑意,林晨學從第一眼見到他就非常明白,這孩子並不是能輕易被馴服的類型。 大概越是如此,越是有馴服的樂趣。他想。 自那回對話之後,接下來的情節簡直老套到掉渣。 一開始他完全不當一回事,反正一旦領略七星蔥教授惡劣的課後輔導之後(如果逼他把整本課本默背下來也算是輔導的話),期末考原則上不需要擔心,於是他連每週一次的輔導課也光明正大的翹掉。 頭一次『翹課』時,原本提心吊膽會不會半途被教授的親衛隊給壓去辦公室,但似乎是他多慮了,那個惡劣的男人好像已經放棄與他周旋。連在校門口遇到親衛隊直屬隊長小姐,對方也只是瞥了自己一眼,毫無興趣的走掉。 跟前陣子那種殺氣騰騰的模樣簡直差之千里嘛!!貝聿嘉忍不住抱怨,雖然這是他一直以來想要的自由生活。 ──或許自從修了林晨學教授的課,他就開始衰整年也說不定。 特別是當他所修的每堂課,包含必修與選修,每個授課老師都不約而同柔性告知自己目前的成績處境時,他著實懷疑這個學校本身就是個很大的陰謀。 於是乎當最後一位古文賞析(選修)的教授宣判他死刑後,一向自稱禮遇師長的貝聿嘉終於忍不住翻桌大聲抗議: 該死的那顆七星蔥是收買了整個學校的教授嗎為何你們都說我的學期成績比較特別必須要八十分才能pass啊啊??!!! 然後此舉嚇得氣質文弱的老教授差點心臟病發,而週遭知曉事情經過的同學則是嘖嘖稱奇,驚訝林晨學教授這玩笑開的真是大手筆,竟能聯合全校教授也真是不簡單之類的云云。 而我們掀桌大鬧課堂的貝同學,則被路過教室的教務主任給請去校長室。 一路上他滿懷不滿,卻還是聽話的跟著眼前的精壯背影走向學校的辦公大樓。 明擺著就是要他選擇,不是等著二一就是那傢伙的輔導課。這下子不是非得自願去上那傢伙的特別輔導課了嗎?!難怪就算他翹課不去對方也沒什麼反應,連親衛隊也對他愛理不理,想來就是在等他自投羅網嘛! 林晨學這個王八蛋!!!直到走進辦公室之前,貝聿嘉仍不停地咒罵著這句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