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e a good scientist
關於部落格
♥ 推薦大感謝!留言前請先觀看簡介

♥ 神は乗り越えられる者にしか試練を与えない

♥ 時光匆匆,接下來直接跳過人妻變人母
  • 119201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與你雙飛 (馬x祝x梁)

馬文才一直都是獨佔欲極強的人。 一開始剛柔並濟的祝英台,後來則是儒雅內斂的梁山伯。 從小的教育讓他明白,這個世界一直都是強者決定一切。 即便是父親的毆打責罰,甚或是幼年便喪母,都沒有真正打擊到他。 …但,現在他卻是頭一次經歷何謂「痛不欲生」。 「為何你明知我喜歡你,卻又與祝英台走得這麼近?!」近乎發狂的念頭整個揪住馬文才 的心,雖然明白這句話的邏輯性本身已有天大的問題,只是嫉妒上身讓他思考不及。 就算被惡狠狠地抓住衣領,梁山伯仍舊面不改色。 「…你曉得你說了什麼鬼話麼?」他望著整張臉怒得脹紅的馬文才,好半天才吐出一句。 「梁山伯你是真不懂還假不懂…?」 「我並非不懂你的話…」馬上打斷對方繼續脫口的話,梁山伯遲疑地頓了一下,「…你是 不是誤會了什麼?」 沒想到竟是這樣的回答,馬文才驚訝地鬆了手,正好讓對方整理整理被揪得亂七八糟的領子。 「你喜歡的不是英台麼?怎麼今兒個忽然轉了性子?」梁山伯終於抬眼看向仍處在驚異中 的馬文才的臉,「…不過我想英台並無龍陽之癖、斷袖之好,恐怕也無法回應你。」 龍陽之癖?斷袖之好?男人想試著從對方的清澈眼神中找到一絲玩笑,結果當然是否定。 儘管妒意被這意外的回應給澆熄,但油然而生的卻是更深的怒氣… 「你才是誤會什麼的人吧?」馬文才說道,然後慢慢地逼近他。 梁山伯發覺對方雖然鬆了手,但比自己高大些許的身形反而更加得靠近。不知為何地,這 讓他危機感大作。 「我又誤會什麼…」不對,怎麼還得與他解釋那些毫無意義之事?思忖著何不索性掉頭就 走便罷,完全沒注意到男人下一步的動作。 「您讓馬公子與梁公子同時喜歡上,真不曉得幸是不幸。」服侍著祝英台更衣的銀心,忽 然開口這麼道。 聞言,祝英台蹙了下眉頭。 「同時?」 銀心整整她的領子腰帶,便開始幫忙梳頭。 「是啊,您沒瞧見馬公子看您的眼神,就像是要將您給拆吃入腹一樣。」 祝英台甫拿起木梳準備梳妝,卻突地停下手笑出聲。 「公子,您笑什麼?難道我說錯了麼?」銀心疑惑地看著輕笑不發一語的主子。 「沒什麼。」手已開始動作,「真要說想把我拆吃入腹,是這麼回事,不過是另一層意思。」 「您說的話銀心完全不懂。不說這個了,不曉得為何梁公子今日天還未亮便踏出房門…」 「你對他的觀察還真是入微呢。」別有深意的一笑,祝英台手腳俐落地扎起烏髮。 因為太過震驚,以致於梁山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當他感到臉上出現不同於自己的氣息,唇邊瞬間多了一抹濕潤… 馬文才藉著自己體型與力氣的優勢狠狠將梁山伯揣進懷中然後覆上了他朝思暮想的唇。 「現在我想這麼做的對象只有你而已…」抱住男人由於驚嚇而無措僵硬的身體,輕觸他的 嘴角後慢慢舔吻著。像是嚐夠了那份甜味,他鬆開一隻手緊抓對方的下巴用力撬開,接著 節奏緩慢地舔入男人柔嫩的口腔。 一感覺到有異物入侵,無法遏止的噁心感馬上竄入梁山伯的腦髓。 當下他開始掙扎。 【成坑注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