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e a good scientist
關於部落格
♥ 推薦大感謝!留言前請先觀看簡介

♥ 神は乗り越えられる者にしか試練を与えない

♥ 時光匆匆,接下來直接跳過人妻變人母
  • 117585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讀後] 生命的障礙

1. 源起 「一公升的眼淚」的日劇早在數年前悄悄地在校園間造成一股流行風,風靡的程度從同學們MSN狀態就可窺之一二。依稀記得專四的時候,班上很多同學口耳相傳著某部日劇。當時班 上幾近半數的人都看過由澤尻英龍華さん飾演的女主角亞也。 她所造成的感動,現在仍歷歷在目。甚至每當一上到生解的神經系統,必講的話題也是亞也 的脊髓小腦萎縮症。 一年前我趁著剛畢業的閒暇時刻,將亞也的日記『一公升的眼淚』這本書K完。不過大概是 看慣重口味的故事性小說,相對於『淚』的日記敘述方式就顯得有些無趣。但與『淚』同屬 母女作的『生命的障礙』這部作品,是以母親的角度切入亞也患病的幾年間所發生的種種, 則深深打動了我的心,也讓我們見識到何謂母愛。 2. 流盡一公升的眼淚 還記得在『淚』中有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話:「在我放棄一切之前至少要先流過一公升的眼淚。」 我認為,這段話也同樣適用在木藤女士身上。 由於木藤女士本身的職業也是護士,所以很快就察覺到亞也身體狀況的異樣。當得知病情的 剎那,除了晴天霹靂外,首先面對到的困境就是:「到底要不要告訴亞也?」這段情境的描 述,讓我感覺到作為一個母親堅強的意志力。 乍聽到,彷若早已預見未來會發生的結果,木藤女士作了一個選擇。「等待死亡的人生不去 思考也罷。現在需要思考的,不正是該如何生存下去嗎?無論前方道路多麼黑暗、多麼坎坷 ,我仍會右手持愛左手持著勇氣,雙手緊緊合併勇氣勇敢向前進。(摘自本書第47頁)」 她選擇了接受,然後迎向它。 在現實中,木藤女士不斷遇到的、亞也為了生存下去而不得不正視的『生命的障礙』。無論 是不甘心的,充滿悲憤的,滿懷感激的,她都試著突破它。這已經不單只是亞也自己本身的 障礙,而是全家人急欲改變的障礙。 「一根手指不行的話,五根手指一起不就行了嗎?右手不行的話,就兩隻手一起用啊!(摘自 本書P60)」面對亞也漸漸失去功能的手,木藤女士說了這句話。 只是兩隻手都無法使用的一天終究會到來,但她所要教導的重點並不是在手,而是面對瓶頸 的態度。既然無論悲傷或者快樂對這個窘境都不會有任何改變的話,那麼何不用更能改變窘 境的態度去面對它呢?對亞也而言,這個瓶頸將會一直存在,甚至會越來越嚴重, 所以更需要用積極的態度去面對。只是需要反過來想的,卻是身為健康無障礙的自己,是否 能真正站在亞也的立場想呢?那樣喪失功能,喪失自尊的日子,我到底能不能積極的過下去? 過去當我自己面對人生的困境時,總是會以柳 浩太郎さん(按:日本網球王子真人舞台劇的演 員之一,曾因出演前的車禍中斷過舞台劇生涯一段時間,經過辛勤復建後復出了)在復健期的 日記裡提到的一句話來勉勵自己:「神只會給予能夠超越自己的人試煉。 」 正因為上天知道我能夠超越這樣困境裡的自己,所以給了我一個試煉。這試煉並不是障礙, 而是一個跳板,讓我可以躍升到更好的自己的跳板。於是,我走到現在。或許亞也的母親想 給予她的,也是這樣的生存意義吧。 3. 不著痕跡的溫柔 當聽到世界上原來有這樣的病症,原來有像亞也一樣生存著的人,第一個反應會是什麼? 「好可憐」?「要是我就會直接死一死」? 倘若世界上有一百個人,那麼價值觀就會有一百種,沒有誰跟誰是完全一樣。 生命的價值在於給予,這是我的某位老師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但,如果從給予的角色變成 幾乎只能接受的角色時,又會是何等的痛苦? 「能夠拯救她脫離無底深淵的心靈言語,不是鼓勵,也不是安慰,而是找出大家能夠共同擁有 笑容的方法。(摘自P62)」沒有誰的存在是毫無意義的,對木藤女士而言,亞也的笑容幾乎同等 於生存的希望。亞也也同樣需要著,需要她的人。不過站在母親的立場,除卻亞也外還擁有其 他的孩子。除了要安撫大女兒,要如何整合亞也的兄弟姐妹的力量來度過難關也是個重要的課 題。關於這點,身為家裡三個小孩之一的我就不禁覺得…難道亞也的弟妹不會感到失去『母愛 』嗎?母愛再怎樣的無私,有時也會無暇照顧到其他的孩子,這是必然造成的結果。 「所以你們只要把自己心中溫柔的那部份盡情表現出來就好(摘自P74)」跟姐姐只差兩歲的亞湖 ,很少買新衣服,從沒出去旅行過。「要是這樣的話亞也姐太可憐了。」亞湖這麼說著。我想 這就是兄弟姐妹間,那份不著痕跡的溫柔吧。 與其說擔心得不到父母的注意,不如說對於無法一起健康成長的姐姐有著一份歉疚。除了亞 湖以外,其他的弟妹應該也是同樣的心情吧。 4. 煎熬 對木藤女士而言,最大的煎熬是什麼?應該是孩子身上的苦,自己卻無法代替,那種油然而生 的椎心刺痛吧。脊髓小腦萎縮症就算不斷的復健也不會治癒,只能延長身體機能的功能性。 當必須仰賴醫院的照顧,對人事物環境的不安情緒更容易一觸即發。 在書中木藤女士不斷描述著為看護亞也,所遇到各式各樣的困難。我想醫療方面能夠提供的東 西,畢竟還是很有限,至少在心靈溝通這一塊上有時候是很貧乏的。面對這樣的重症病患,看 護者也需要耗費巨大的心力,也正因為如此,很多人在照護亞也一個星期後都紛紛打退堂鼓。 對於陌生人的照護,除了亞也,木藤女士同樣也凝聚著不安。有遇過不負責任的看護,但也同 樣接受過細心專業的照顧。「這五年間,我就在來來回回體驗中獎和沒中的經驗(摘自P122)」。 5. 得到的與失去的 依賴著遙遠輝煌的細微光芒,在黑暗中徬徨著 每個人都在探尋著未來,但請不要忘卻曾流過的眼淚 ── 摘自上戶彩“夢のチカラ”中譯版 「唯一的生存象徵只剩下跳動的心臟與肺,精神也只是為了維持這些事物而存在(摘自P151)」 終將會喪失所有基礎功能的亞也,看在母親的眼裡是多麼的不捨與心疼,但這些卻是無法改變 卻必須面對的現實。失去了什麼的木藤家,似乎也得到了什麼,而亞也生存的價值正不斷受著 挑戰。 我想起前陣子看的一個日本節目,節目名稱已經不記得,但鏗鏗有力的內容現在仍刻印在我的 腦海裡。節目是描述由一群身心障礙者所組成的團體,他們的表演。 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位罹患憂鬱症曾數次自殺未遂的Aさん。 為什麼對他的印象最深?當他朗誦著寫著自己殘疾與想法的詩詞,那有力的語調跟渴望生存 的言詞深深打動了我的心。「我想活下去!我想活下去!」他不斷地訴說這句話。 我想亞也也不斷在心裡吶喊著這句話,即便她早已無法開口說話。 6.結語 在最後的臨終,木藤女士依照亞也的心願為她送別。 人死後,到底算不算是孤單呢?這個問題恐怕是活著的人很難回答的吧。 或許在離開後,亞也的故事才正式展開也說不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