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e a good scientist
關於部落格
♥ 推薦大感謝!留言前請先觀看簡介

♥ 神は乗り越えられる者にしか試練を与えない

♥ 時光匆匆,接下來直接跳過人妻變人母
  • 11919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15

    追蹤人氣

【塚不二】嵐夜的等待(完)

「風真的挺大的。」 他從窗戶往外頭看去,隱約嗚嗚作響的風聲,耳邊不斷傳來門窗喀吱喀吱的搖動聲。 真讓人不安吶…只有自己一個人… 偏偏那個人不在身邊。不二周助默默地想。 人果然在這時候才會感到特別寂寞。 細長的手指輕敲著玻璃,留下一個又一個不明顯的指紋。 現在這間5坪不到的套房,只住有房客一名。 木製地板上散落著各式各樣的東西。 看到一半直接倒過來擺的小說,為了作報告而找的書面資料和期刊,幾本開封沒多久的科 學雜誌,封裝的塑膠套還頗隨性的丟在一旁。諸如此類的。 「沒想到難得的假日會遇到颱風…」 隨手抓了個杯子斟滿茶水,不二粗魯的踢開腳邊的書直接坐在地上。 不是有椅子嗎?它孤零零的想,然後驚覺自己身上也堆滿了書。 4坪見方的房間整個就是呈現颱風過境的模樣。 吞了好幾口茶,他沒注意到自己拿著杯子的手指用力到泛白。 『咚』一聲把杯子大力擱在房間中唯一整齊的書桌上,不二焦躁的用手爬梳著頭髮。 「到底在煩躁什麼啊我…」 忽然,他微微瞇起眼盯著書桌,上頭擺放了五六盆小型的盆栽。 似乎全都是不同類型的仙人掌,但實際上中間還穿插了一盆完全不搭調的植物。 看起來跟薄荷很像…上頭還開著淡黃色的小花。 不二伸手捻下其中一片嫩葉,發覺它竟微微散發出熟悉的味道,但那絕對不是薄荷。 結果買錯了?他想。算了,反正都是可以吃下肚的植物。 手機突然響起。 他的心跳驀地漏了一拍。 鈴聲在沒有其他噪音干擾的環境中,顯得特別大聲。 …只是螢幕上顯示的名字不是他所想的那個人。 「喂,家裡還好吧?」 「嗯,我沒事。只是外頭的電線被吹斷所以電停了一整天。」 「沒關係,我可以照顧自己。裕太呢?還在宿舍?」 「呵呵…他真的這麼說?」 「別擔心啦姐姐…嗯,我再打給他。」 「下禮拜會回去一趟…那先這樣,我掛電話了。」 「嗯,我知道。」 不二按下取消鍵掛掉電話,而後輕輕嘆了口氣。 也許等下就會打來也說不定。 今天原本是他們約好要見面的日子,結果好巧不巧遇上颱風。 從國三就開始交往的倆人,並沒有如願考上同一間大學,也因此分隔兩地。 不二知道戀人的個性十分負責嚴謹,加上升上大三之後陸續要開始準備論文,成績優異的 戀人甚至已經被教授推薦畢業後免試直升大學的研究所… 在這種情況下,要抓出時間見面可說是根本不可能。 他無法真正向對方傾訴內心的寂寞,縱使明白只要他任性的要求對方幾乎都會盡量滿足。 可是,寂寞的絕對不只自己而已。 看似凌亂的房間也不過是一種排遣的手段罷了。 外頭的雨持續下著。 不二從手機的電話簿中找到了裕太的手機,按下撥號鍵。 清脆的答鈴在耳邊帶有固定頻率的響著。 「喂,裕太?不要故意不接姐姐的電話…」 「由美子姐姐剛剛都告訴我了。」 「別這樣,她很擔心你在宿舍會不會有事。」 「我這邊?沒發生什麼事。」 「啊啦,裕太是在擔心我嗎?」 不二輕輕笑出聲,逗弄著單純可愛的弟弟是他脫離家庭生活好幾年之後所剩無幾的樂趣之一。 然後敲門聲默默地響起。 不是有電鈴嗎?拿著電話,他想。 啊,差點忘記停電會讓電鈴失去作用。 「你等等,我好像有訪客…」 「我也不曉得誰會在這種天氣來拜訪我,或許是郵差。」 「你知道我是開玩笑的,裕太…」邊說,不二有點遲疑的打開鎖並拉開了門。 地上一攤濕,對方全身像被浸過游泳池一般還滴著水,手上抓著一把幾乎快辨識不出的雨傘。 看樣子外面的風雨真的很大。 不二很佩服自己在驚訝之餘還能夠思考其他東西。 「掉了。」那人突然開口。 「…啊?」不二尚未意會到對方說了什麼,只是呆呆地望著他。 「手機。」指指他原本拿著手機的右手,再指指地上。 順著那人的手指,不二才知道原來手機早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掉在地上。 手機的螢幕光在閃了幾下之後滅掉。 「好像是摔壞了。」溼答答的訪客如是說。 不二呆愣地盯著已宣告不治的手機幾秒後…忽然抬起頭。 「我應該問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嗎手塚國光?」語氣似乎隱含著些微火氣,「你應該 知道今天的天氣吧?」 儘管被不二的冰藍雙眸狠瞪,手塚也只是撿起手機遞給他。 「因為是約定,所以我來了。」 沉默。 「就為了這個理由?」不二有點無奈的開口,不過眸中的怒氣已消退不少。 「嗯。」 嘆了口氣,他拿回手塚手上的手機。 「雖然知道你的脾氣…但是這種天氣過來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二側過身讓手塚走進玄關,在關上門之際想到一件奇怪的事。 「我說…哇啊!好冰!你做什麼??!!」他頓時感覺到自己整個身體都被寒氣給包覆住 ,但緊接在冰冷溼氣之後的,卻是一個久違而溫暖的擁抱。 然後他沉浸在這樣的氛圍中淺嘗著思念後的喜悅。 「喂,我可沒有衣服能拿給你換喔。」 「……」 「喂,你衣服再不脫下來會感冒喔。」 「……」 「欸,你這樣我很冷耶。」 然而,回答他的還是一片沉默。 不二無奈地嘆口氣,「…你就是要逼我說出口就對了。」 背後傳來一聲不明所以的輕哼。 抓住環抱自己的那雙手,握緊。 「有時候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讓我擔心很有趣就是了,嗯?」 他小聲嘟嚷了幾句,就感覺到那雙手,慢慢的,收緊。 像是緊握著什麼不放。 早就知道這傢伙是個執著於自己原則跟認知的人,沒想到今日所見更甚。 哼,我怎麼會被你吃得死死的?而且還心甘情願? 真是的…只有今天特別優待喔… 深吸口氣── 「我很想你。」 「……」 「……」 「…就這樣?」 「欸,別得了便宜又賣乖。」酡紅著臉,不二沒什麼魄力地捏了捏對方的手。 【尾 聲】 在手塚狠狠打了一個大噴嚏之後,這場鬧劇就在不二把他丟進浴室後宣告結束。 雖然不二也馬上被拖進去一起洗了鴛鴦浴。 咳呃,沒辦法,被那個溼答答的傢伙一抱我也溼了只好一起洗… …聽起來蠻像藉口的。旁邊的人忽然這麼說。 也不想想這是誰造成的!!不二瞪了他一眼。 幸好吃電池的熱水器並沒有因為停電而罷工,不過黑暗中的水聲聽起來就是跟開燈不同。 到底是哪裡不同呢…他也回答不出個所以然。 他想,那大概是由於身邊多了一個人的緣故。 「也真虧你能從車站走過來,外頭的陣風大到幾乎快要連人帶傘的吹走。」 終於看不下去房間的髒亂,不二開始動手收拾散落的期刊和雜誌。 「我不是從車站走過來。」悠閒的啜了口紅茶,手塚說道。 沒仔細聽清對方話裡的絃外之音,他像是說給自己聽一般地繼續唸著。 「我能感受到你想要遵守約定的誠意,不過這樣實在很危險…」 「不是從車站。」 果然沒聽見,不二仍舊叨叨絮絮著。 「我承認看到你我很高興,但是請你也考慮一下我的心情嘛…」 東西收拾地正上手,忽然一隻手制止了他的動作。 「不二。」 疑惑著手塚的舉動,不二終於從手上的期刊封面移開眼。 「……?」 「今天是颱風天。」 「…所以?」 是因為太久沒見面,平時的默契突然消失了嗎?對於這樣乍現的想法,不二難得皺了眉頭。 看著眼前曾被稱作天才的人瞪大漂亮的眼眸,那一頭霧水的模樣讓手塚突地噤口不語。 某些事情有時候,是不需要真的說出口。 「……」對於欲言又止的手塚,不二的眸子輕輕瞇起像是在思考什麼。 不到半晌,冰藍色的瞳慢慢地瞪大… 擁有著這樣的愛,他究竟該不該高興呢? 不二微啟雙唇想說點什麼,但終於還是只嘆了今日不曉得是第幾口氣。 知道他明瞭了那句話的意思,手塚放開手… 抱住對方。 「其實說是遵守約定也不太對。」 「……」 「我只是很想見你,非常想。」 手塚感覺到背上被一雙纖細的手臂緩緩環上,用盡力氣地。 他想,他們終究只是普通的人類吧。 …普通到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表達自己深切的思念。 這份刻骨的愛意到底有沒有盡頭呢? 他也不知道。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現在是看不到盡頭的。 「…別以為我會輕易原諒你喔,手塚國光。」 「……」 「……」 「啊,電好像來了。」 「轉移話題是沒用的。」 【後 記】 基本上我難得會真的寫出什麼很有意義的後記。 不過這篇我覺得需要交代一下,特別是關於內容的bug (笑 說真的有很久的時間沒有真正完成一篇同人,特別是在【The doll】出本之後 好像在出本之後整個腦漿就被搾得一乾二淨一滴不剩一樣囧 能夠好好寫完這篇,也是過很久的事。 有常逛寒舍的人會知道這篇已經是暑假時候就開頭的短篇 結果現在才完成 Orz 但值得高興的是,至少我完成了 …這樣代表我寶刀未老吧(何) 不過也因為這篇橫跨的時間很長,至少有半年 所以描述上會有點出入。 唔,好吧我承認在人物上的描寫跟之前也有隱約的不同 希望人物的個性上沒有太過糟糕的扭曲。 談到內容的bug就不得不提一下關於颱風的描述 基本上雖然故事中的人好像都是遇到同個颱風,但實際上日本地廣 要同時遭遇一個颱風的機會不大,我是這麼覺得。 還有就是關於那個熱水器的設定XD 由於家中的熱水器是吃電池的,就算停電也是可以運轉 所以就擅自決定日本的實際情形也是如此。 請原諒我對日本文化的不了解這樣Orz 剩下一個,就是關於那個到最後始終沒有明說的謎(笑) 應該很好猜吧?(一整個就是不想公佈答案) 倘若還是猜不到,請留言告訴我XD 我知道寒舍的訪客不多,而且能夠真正完整看完後記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不過還是秉持著廢話的原則交代了關於這篇文的背後故事(毆) 趁著春節放假不用打工,開始努力填起之前幾乎呈現放棄狀態的坑 是說,如果那篇塚不二小品中長篇還是依舊停留在大綱無法變成正文的話 我想接下來我會考慮寫寫看YGO的同人,特別是關於表獏良。 只是這句話實行的機會仍舊有點渺茫(咦) 畢竟我爬文的速度是眾所皆知的慢吶哈哈Or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